快捷搜索:  as

互联网企业得“流量焦虑症”流量真的见顶了吗

  随着互联网深入发展,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似乎遇到了一层瓶颈,各种类似于“流量思维已死”的论调甚嚣尘上,这反映出很多互联网企业都陷入一种“流量焦虑症”中不可自拔。互联网电商巨头下乡刷墙,投资者表现出明显的流量导向,获客成本越来越贵等等,流量红利的消失让互联网从业者们谈流量色变,怎么破解流量桎梏已经成为一种全民难题。

  其实,流量本身并不存在什么焦虑不焦虑的问题,只不过是理解“流量”的角度和层次不同导致出现不同的效果,引发了部分人的焦虑情绪罢了。十几年前就有创业者在抱怨新网站获取流量的成本如同滚雪球一般变大,可最后还不是诞生了各种超级App。就算是在流量红利消失的今天,不少人在抱怨流量生意难做,可还不是有人在下沉市场挖到不少“金矿”。互联网流量争夺战就像一场连连看的游戏,看似杂乱无章,却存在某种必要的联系,需要细心从各种表现中抽离出一丝丝线索才能找到规律。如果回顾一下中国互联网的争夺史,就不难发现其中的规律和线索了。

  在十几年前科技泡沫出现的时候,大量的网站都死在了赚钱的临界点,诸如新浪、网易、搜狐等名噪一时的巨头能够听过这场大潮并脱颖而出,靠的并不是现在惯用的“流量变现”,而是移动梦网和短信分成。那时候流量还不是互联网企业必备的战略资源,之后的搜索引擎才真正引发了一场流量争夺战。

  当互联网泡沫退去的时候,人们重新恢复了对互联网的热情,各种门户、论坛、IM、电商、网游纷纷涌现,各种依靠互联网赚钱的事物也在这个时候被酝酿出来。在这时候,互联网的内容早已经从匮乏到充足再到过剩了,而获取有效信息成了这时候的痛点,搜索引擎解决了这个痛点,也改变了内容的分发方式,自然而然的成了一种刚需。这时候的百度靠着与站长们订立某种默契,通过搜索引擎为站长们带来流量来逐渐发展壮大成互联网巨头。而面对搜索引擎这块蛋糕,其他互联网企业自然不甘落后,搜狗、搜搜等一大群玩家开始入局发力。李开复当了一把带路党将“谷歌”带进中国,阿里牺牲部分经济利益和投票权换来对雅虎中国的控制等等,一个属于搜索引擎的“战国时代”正式开启,谁都想要掌握搜索入口一次来控制互联网流量的命门。这场战役直到2009年,谷歌在中国逐渐落败,爱问、雅虎也逐渐体力不支才线年后,流量争夺战似乎出现了一丝转机,当时中国的智能手机逐渐普及,用户的上网习惯逐步从PC端转移到了手机端,新流量入口成为当时互联网企业必争之地。不同于之前的流量争夺站,这场流量争夺战一开始就非常激烈,各种炮火相当凶猛,“微博”风卷整个互联网,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百度等都纷纷入场争抢,随后由于团购引发的“千团大战”,更是国内最惨的互联网流量争夺战。要是到2013年到2016年仅仅三年时间网民才增加了一亿,而当时微信、今日头条、微博、淘宝等很多玩家却相继成为拥有数亿用户的超级app,流量的竞争不可谓不疯狂。巨头要人有人,要流量有流量,自然会成为吞噬流量的巨兽,之后多数app都成了巨头或者巨头的代理人。这时候,生态化成了互联网江湖的不二手段,不少互联网企业都在打造自己的生态圈,企图将提升新流量获取率并将流量留在这个生态圈里。

  当然,巨头们在到处圈地,让不少互联网企业误判了流量争夺的本质,形成一种先把流量圈过来再逐渐思考怎么变现。于是很多互联网企业大肆的融资烧钱铺大摊子,由于资金链断裂而又无法实现盈利,最后不得不向巨头们求救。要获得帮助自然要付出代价,这个过程中伴随着利益妥协,也不可避免的要进行站队,进一步加剧了巨头们瓜分流量的事实。流量争夺的巨头效应逐步凸显,在巨头的流量争夺中,数据孤岛、信息围墙等负面效应逐渐形成,流量汇聚在少数公司手中,流量成本变得越来越高。

  人口红利见顶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说网民数量迎来了新高峰,但那不过是从增量转变为存量消化罢了。互联网红利的结束正改变着人们的流量观念,粗犷抢流量的方式已经不再合适,流量的精细化运营成了新的主旋律,而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等去年以来相继拥抱小程序,正在逐渐打破数据孤岛、信息围墙。不过,互联网的流量争夺远没有结束,流量不仅没有衰竭,还借助技术的进步产生了更多的生长和存在方式,玩法也变得复杂起来,变现的路径也变得丰富起来,新的流量秩序正在酝酿中。接下来,谁能够弄透新的流量玩法,谁才能在未来的流量争夺中占据主动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