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战役:解放华南最后一战—党建网

广东战役:解放华南最后一战—党建网
1949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部自赣南挥戈南下,在各边区纵队的合作下,主张广东战争。此役从10月2日到11月4日,历时34天,消灭了余汉谋集团的主力6.2万余人,完成了对白崇禧集团东南面的战略围住,为解放海南岛宽和放广西发明了有利条件。  调整战争力气编成,新建安排领导机构  南京解放后,国民党政府迁往广州,建立华南军政长官公署,录用余汉谋为华南军政长官,统一指挥国民党在粤海陆空全军及地方武装,总计15万余人。余汉谋依照国民党国防部“稳固粤北,保证广东”的指示,在粤汉铁路南端曲江至广州两边布置军力,构成3条防地。  为解放华中南,中心军委指示第四野战军兵分三路,由中路军、西路军担任主张衡宝战争,东路军担任主张广东战争。为合作第四野战军作战,中心军委指示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加强第5兵团第18军)划归第四野战军指挥。  四野前委决议: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等,合计22万余人组成东路军,由陈赓统一指挥,履行解放广东的使命。  为加强安排领导,党中心决议,组成新的中共中心华南分局,由叶剑英任分局第一书记。为和谐军、政领导工作,中心指令组成“广东战争联合指挥部”,由叶剑英任司令员兼政委,陈赓为副司令员,详细担任战争的安排施行使命。毛泽东对解放广东极为注重,指示要点处理八个问题,其首要问题便是党、政、军领导机构的组成和人选。因为华南解放晚,在解放其他区域的时分干部都分配走了,剩余的干部较少。叶剑英在报告准备工作时幽默地将这一问题比作客家话中的“水尾田”,“流到终究剩的水就不多了”。毛泽东也幽默地回答说:“‘水尾田’是‘水尾田’,可是你那里有一股泉流嘛。”毛泽东讲的“泉流”,是指原华南分局、两广纵队和广大人民群众,在那里蕴藏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才资源。毛泽东一面要求叶剑英自给自足处理干部问题,一面也指示中心安排部极力为华南多分配一些干部。9月中旬,新组成的华南分局举行扩大会议,研讨确认的华南分局、军区、省市政府领导机构和干部装备状况得到中心赞同。  环绕大迂回战略目标定下作战决计  为消灭华南、西南之敌,毛泽东拟定了大迂回、大围住、大消灭的作战政策。首先以第4兵团和第15兵团等部,由江西出广东,消灭余汉谋集团。然后,第4兵团进入广西南部,迂回至白崇禧集团的右侧背,第四野战军主力则进至柳州、桂林区域,构成对白崇禧集团的大围住。一同,第二野战军主力进入贵州,占据贵阳,既堵截白崇禧和胡宗南的联络,避免两敌逃入云贵,又和在陕南的第18兵团构成对胡宗南集团的大围住。终究,别离消灭白崇禧集团和胡宗南集团。广东战争是完成这一作战政策的重要战争,为围歼白崇禧集团发明有利条件。  1949年9月7日,在赣州军事会议上,陈赓提出“分头南下,多路进击”的主张;第15兵团司令邓华主张“开门见山,切割围歼”;两广纵队司令员曾生以为应“水路结合,昼夜结合”;等等。在这些定见的基础上,依据毛泽东提出的战略政策,会议终究决议将作战战略定为“迂回围住,分进合击;密切协作,合力歼敌”。至于军力布置,由第4兵团沿粤汉线南下担任主攻,第15兵团由九连南下担任侧击;两广纵队刺进敌后断其后路;粤赣湘等边纵识趣襄助。为全盘处理广东问题,叶剑英在会上反复强调,此次战争是“华南解放的终究一战,必须做好发动,全力投入,全员参战”。  处理作战不合,围歼逃敌达到战争意图  1949年10月2日,叶剑英在赣州下达进军广东指令,广东战争正式打响。第4兵团3个军合击曲江,守军匆忙南撤。7日占据曲江后,主力即向广州追击,9日占据英德。第15兵团2个军别离从江西南康、信丰向广州推动,6日占据翁源,9日进至新丰。同日,两广纵队与粤赣湘边纵队沿龙川、河源、惠州向广州以南行进。此刻,余汉谋急忙将南撤的第39军配置于佛冈、源潭区域,与坐落从化区域的第50军和坐落增城区域的第109军一同,在广州以北和东北100余公里的正面上,凑集捍卫广州的“终究防地”。  此刻,正值四野中、西路军与白崇禧集团主力激战于广西祁阳区域,四野领导人忧虑广东战局的发展会导致在粤国民党军窜逃入广西战场,给正在进行的衡宝战争形成晦气影响,遂主张暂停广东战争并调陈赓所部参加广西作战。该主张得到毛泽东支撑,10月11日中心军委将四野定见下达给华南分局。  10月12日,叶剑英举行紧急会议,将广东战局态势浓缩为五大问题,提交会议全面调查。通过细心评论,与会者共同以为广州残敌不会西逃,而将南逃;现在战局非常顺畅,若让第4兵团西进参加祁阳战争,非但路途遥远无法企及,且广州守敌一旦添加将更难以霸占,极易形成“扁担没扎,两端打塌”的晦气局势。  面临定见不合,毛泽东对照军用地图陷入了长期的考虑。他开始支撑四野调第4兵团入桂的主张,是因为桂敌北援,而现在已证明桂敌并未北援。第4兵团入桂因间隔太远,是堵不住桂敌南撤的。这样一来,白崇禧因为西南有退路,很有或许退入云、贵两省。四野的规模是中南六省,云贵属二野的作战区域,二野兵少,难以独立处理西南和华中合流之敌,势必要四野盯梢白崇禧部入西南,这样一来将会打乱整个战略布置。毛泽东将状况电告四野,四野承受华南分局定见并来电毛泽东,赞同继续进行广东战争。  中心军委、四野及华南分局对广东战争去向的评论,并未打断广州解放之战的脚步。10月9日,英德县顺畅解放;12日广州外围残敌根本肃清;14日,解放军堵截广九铁路,并从东、西、北3个方向完成对广州的合围。其间,李宗仁在做出“迁都”重庆决议后逃往桂林,余汉谋则从黄埔搭船逃往海南岛。因为余汉谋主力已提早窜逃,广州市区已成为空城。14日,解放军第15兵团别离沿广花公路、广增公路和广九铁路进犯行进,到当晚9时,国民党守军根本没有反抗,华南最大城市宣告解放。  在人民解放军从北面和东北面迫临广州时,毛泽东于10月12日电示:不使广州敌向广西会集。据此,第4兵团当即决议不逗留地盯梢追击西逃的国民党军。14日占据清远,15日攻取兰水、高要,操控了北江、西江的交汇点,封死了粤军入桂的通道。17日,陈赓得悉国民党军向阳江方向溃逃,即令分3路向阳江方向追击。至24日,将国民党约4万人围住于阳江区域。25日,国民党军屡次沿阳江至电白公路向雷州半岛围住未成,被压缩在阳江西南之白沙圩至平冈圩东西约5公里、南北约10公里的狭小地域内。26日黎明,第4兵团主张进犯,战至12时,全歼被围的国民党军,获得阳江围歼战的成功。至11月4日,第4兵团在粤、桂边纵队合作下占据罗定、茂名、信宜、廉江等地,堵死了白崇禧集团由广西向雷州半岛和海南岛撤离的路途,达到大围住战略意图,战争完毕。 网站修改:赵 丹阳